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遊戲 > 諸天之苦海億萬重 > 290【南北主生死,天帝鑄輪迴】6000

諸天之苦海億萬重 290【南北主生死,天帝鑄輪迴】6000

作者:長生愁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21 05:43:40 來源:言情API

這個紀元是群星閃耀的紀元,這個紀元是星神輝煌的紀元,這個黃金大世獨屬於宇宙眾星。

諸天萬域,諸神並起,群星閃耀,代表各自星空氣運一戰。

北鬥大帝從諸星中脫穎而出,率先證道,便是眾星之主!

這不意味著,其他星神不行,恰恰相反,在這個群星閃耀的時代,星神體的下限便是大聖,一些代表古老星域的星神體,已經踏入準帝的門檻。

萬星諸神之中,最為強大是北鬥七君!

天樞域—貪狼星神、天璿域—巨門星神、天璣域—祿存星神、天權域—文曲星神、玉衡域—廉貞星神、開陽域—武曲星神、瑤光域—破軍星神。

巍峨星光,震撼宇宙,無敵人世間。

一位仙陵至尊眯起眼睛,點評道:“所謂的星神體大成嘛,再加上九重天大圓滿的境界,確實有點意思,能媲美過去的帝子了。”

過去黑暗動亂,冇有當時大帝鎮壓,往往許多帝子,皇子,天尊子出世血拚,捍衛大宇宙一世安寧。

往往三四位帝子,便可以換走一位自斬至尊。

如今七星聯袂而出,威壓大宇宙,足以平定一般都黑暗動亂,鎮壓兩位黑暗至尊。

“可惜,我們是六個人。”

另外一位至尊冷笑道:“未成道,終究不是相似的人,北鬥大帝,你是叫他們出來送死?”

“你錯了!”文曲星體天權君羽扇綸巾,神態從容不迫,雍容一笑:“你不懂什麼叫做群星璀璨!”

諸多至尊瞬間眯起眼睛,以他們的神覺,瞬間感應到成千上百道氣息,在大宇宙中升起,宛若一道道蒼茫狼煙滾滾而上,直衝九重天!

原本的北鬥神體,如今搖光君冷笑一聲,指著虛空道:“看看吧,這纔是眾星紀元!”

無數道星光沖天而起,鏈接星橋,成為一個個節點,由點成線,由線成麵,由麵結網,一張浩蕩蒼茫的星光大網鋪天蓋地,覆蓋整個虛空大宇宙!

喚醒萬域星空,刹那間億萬京兆,古老深邃的星辰,彷彿活了歸來一樣。

一位位準帝,一尊尊大聖,站在屬於自己的節點上,肆無忌憚的宣泄屬於自身的星神大道,浩蕩星光。

他們是星光,是黑暗寂靜宇宙中的點點星火。

天璿君傲然抬首,振臂一呼:“看見了嗎?這纔是我們星之紀元的最大底蘊,也是紫薇大帝留給大宇宙最深的底蘊,留給後世星神的饋贈禮物!”

“這是周天星鬥大陣!”

“恭請北鬥大帝歸位!”

“恭請北鬥大帝歸位!”

“………”

浩蕩聲音此起彼伏,綿綿不絕,每一片星域,每一道星河,每一方星空,都有星神微微欠身,迎接屬於他們的君主。

為萬象宗師,眾星拱之焉,眾神之本,北鬥大帝!

“善!”

北鬥大帝如同演練了上萬遍一般,執掌天心印記,融入周天星鬥大陣之中,氣息蒼茫澎湃,彷彿宇宙之主宰!

麾下北鬥七星君本就是將成道者,九重天巔峰大圓滿,如今得到一部分天心權柄,如有神助,氣息攀升至一個全新的高度,強大到不似人世間的強者。

他們破入至尊的門檻,走到了帝境一重天的領域。

哪怕是一重天,也是一種涅槃昇華,從一條小龍蛻變成青年之龍,可以媲美至尊這種老龍。

拳怕少壯,正是這個道理。

不止是北鬥七君得到了加強,數萬尊大聖,數千位準帝,雖然冇有邁入至尊門檻,但也在往前邁了幾個台階。

這是大陣帶來的增幅,臨時體驗過這種狀態,日後破境更加簡單。

諸天星神同心協力,浩瀚無垠宇宙,億萬京兆星空,在他們的調動下運作起來。

強大到不可思議,這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大宇宙都要炸開了!

這一日至尊回憶起了被周天星鬥大陣支配的恐懼。

在很久,很久以前,巫妖大戰之時,禁區就被演了一波。

那一次諸天禁區覆滅,徒留一座仙陵殘存,收留這些苟延殘喘之輩。

一位至尊更是麵露絕望之色,當年,輪迴海被周天星鬥大陣打崩,他才逃到仙陵躲起來。

時隔多年,命運再次重演了。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整個大宇宙都在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壓之下。

如同一尊仙王從九重天臨凡,一腳踏碎星海億萬,破滅萬物群生!

六道至尊的皇軀都要炸開了,這簡直不可思議,他們雖然自斬,元神不行,但肉身經曆帝劫洗禮,萬古不朽,甚至能帝屍通靈,堪稱準真仙級彆的肉身。

如今,卻一樣要湮滅,顛覆了萬古的認知。

“仙王嘛,還差的遠。”

“這種程度,連逍遙天尊都比不上。”

長生魔帝冷然道,捨棄長生劍,如同當年鎮壓九天十地一般,重演神話無敵天尊之姿,雙拳迎接而上,宛如億萬恒星炸開!

神聖的血液滴落,至強的氣息流轉,真的要滅世了!

“轟!”

“轟!”

“轟!”

一道道滅世的仙光炸開,湮滅了混沌,重演地風水火,彷彿一切都開端,又好似萬物的終結,無量神光揮灑,遮蔽了一切,強如至尊也不能勘探一二。

九天十地的諸帝,乃至天界的真仙投來目光。

這一戰過於慘烈,同樣輝煌璀璨。

南鬥六尊,北鬥七帝,再加上長生魔帝,北鬥大帝,足足十五位至尊,何等龐大的規模,人世間何曾現過。

百萬年一閃而過的仙路征戰,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轟轟轟!”

又是一道殺氣席捲九重天,這一次不再殺向枯竭的星河,竟然波及了諸多生命源地,神靈小世界。

“唉……”

“你們真想毀了大宇宙嗎?”

一道悠悠的聲音響起,宇宙邊荒有一人獨立,平靜看向人世間,道衣飄揚,隨風而舞。

“是他,道天君。”

有至尊認出了來者的身份,看來這一戰波及到了道界,打擾這位潛修的高手。

“道天君,他幾世。”

有帝君沉吟,思索。

曾經的道天君與天帝對手,堪稱大宇宙第二人,可隨著版本一次次更迭,連帝尊,不死,黑暗真仙都敗在天帝手下。

道天君顯得無足輕重,甚至與天帝一戰,成為了他最輝煌的戰績之一。

這麼多年過去了,即便不為仙,恐怕而在第二梯隊前列。

“都要出手嗎?!”

長生魔帝冷酷無情道,北鬥方向,仙陵禁區竟然有一道光輝沖天而起,同魔帝這一世的道果交相輝映。

大宇宙震動,眾生嘩然,到了這一步,竟然還不是他的全部戰力提現。

近仙者,真的如此可怕嗎?!

“你要戰,那便戰!”

紫薇帝星,蒼茫古樸,祥瑞紫氣騰騰,一道空靈的聲音從禁區中傳來,彷彿日月同天,雙樹耀世。

妖皇雪月清,又一位近仙者入場了。

“我以為,萬事和為貴。”

遠比星辰浩瀚,被霧靄籠罩,一片浩瀚冥土洞開,有一尊無上的身影若隱若現,眺望人世間。

道衍大帝平靜道:“南鬥六尊,入我幽冥受罰,如何?”

諸帝看著六個自斬至尊,在周天星鬥大陣之下,淒淒慘慘,若不是長生魔帝拉一把,隻怕是要被逐個擊破了。

道天君澹然道:“結束這一場動亂,我冇有意見。”

長生魔帝見大勢已去,冷哼一聲,遁入仙陵禁區之中,這一世他好處已經撈足夠了。

能不開戰就不開戰,畢竟自己這邊都是自斬一刀的歪瓜裂棗,真要對上,容易被當世至尊耗死。

仙陵禁區退了一步,湯穀禁區也退了一步。

妖皇雪月清身影澹去,日月異象消散。

無數人鬆了一口氣,看見此地的各位教主族長歡天喜地,總算不用爆發天帝戰了,大帝戰已經讓人絕望,真正的人道天帝亂戰,豈不是要打崩大宇宙。

“動亂止,我當去天庭任職。”

北鬥大帝對著七星君道:“這是曆代的慣例。”

當世大帝任職輪值帝君,一方麵是名正言順鎮壓宇宙氣運,另外一方麵有莫大的好處。

是傳承萬古的正統名分。

為首的搖光星君咧嘴一笑:“老大,放心我們會在北鬥,幫你盯著生命禁區的。”

其他六位星君,也是點頭讚同。

古老的生命星辰北鬥,本就多家道統林立,太古萬族共存,這一日之後,又多了七家聖地。

天樞聖地、天璿聖地、天璣聖地、天權聖地、玉衡聖地、開陽聖地……以及搖光聖地!

由於七聖地祖師親同兄弟,七家聖地,同氣連枝,締結同盟,道統綿延,傳承萬古歲月。

另外一方麵。

道衍大帝領著六個至尊的元神,行走在冥土之中,寂靜黑暗,彷彿通向最終的輪迴。

其中一位至尊沉聲道:“道衍大帝,你怎麼如何處置我們,還請明言!”

至尊不可辱,成道者有自己的尊嚴,如果道衍要求太過分,他們寧願赴死。

道衍大帝澹然一笑:“聽說你們南鬥六尊,對於魂魄頗為精通。”

司命,司祿,延壽,益算,度厄,上生,從六個至尊的化名便能看出來,這段時間,他們在參悟壽元與魂魄的聯絡。

否則,無法演化出生之道,從中汲取仙精脂膏這種東西。

益算至尊苦澀道:“都是為了活著。”

在大宇宙壓力下,黑暗至尊不可能大肆吃人,那麼註定要朝著細節出發,將眾生壓製到極致,將靈魂,仙精,肉身解剖到深處,利益最大化。

“活著……”道衍大帝深深看了幾個至尊一眼,不禁冷笑一聲:“要是數十萬年前的我,出世就是一腳踏平仙陵,你們一個都逃不掉。”

“你們該謝,這些年我在冥土修生養性,不掌天心印記,脾氣好了不少。”

幾個至尊聽出了言外之意。

不用死了。

上生至尊眼中迸濺光芒,抓住重點:“大帝,我們該怎麼活。”

“天心無親,唯德是輔。”

道衍大帝冷漠道:“敢說都說出來,然後將你們這些年研究的東西,如三魂,七魄,壽元,整理成體係。”

“便留你們在冥土苟延殘喘。”

六位至尊流出喜悅之色,將自己與長生魔帝的計劃,如何轉換仙精脂膏,如何讓眾生燃壽,甚至把長生魔帝的長生法,成仙路通通賣得一乾二淨。

第二日,地府中,成立一個新部門——南鬥六司。

負責被北鬥諸神殺死的陰魂。

冥冥之中,一切都在填補,一個殘缺的輪迴在演化。

“原來如此。”

道衍大帝沉浸其中,感悟生死輪迴,又走出了一世的法。

蛻變紅塵,仙路漫漫,又更近了一步。

“原來如此。”

一道悠悠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驚得道衍大帝回頭,頓時一拜:“老師,您何時來的。”

“我無處不在。”張若虛澹然一笑:“仙王領域,可觀過去未來。”

道衍大帝肅然:“老師無量神通。”

真仙與仙王,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嗬嗬,仙王可通時空,但難涉輪迴。”

“從伏羲的三魂,到如今的七魄,看遍了萬古歲月,再加上最近略有進步,基本掌握了輪迴印。”

“我纔算看清輪迴一角。”

張若虛嗬嗬一笑,伸出手捏來一隻壽元終結的小鬼,讓時光凍結,定住了潰散的陰魂。

“道衍你可知,三魂七魄主什麼?”

道衍心神一動,知曉老師是在傳道,立刻回答道:“七魄主,喜、怒、哀、懼、愛、惡、欲,生存於物質中,所以人身去世,七魄也消失。”

“之後再隨新的肉身產生“**及魄“則屬於人世間。”

“也是所謂的帝屍通靈。”

“不錯。”張若虛讚許道:“七魄是人之**,因為**纔有修行,纔有文明,纔有仙路。”

“血氣,力量,精氣,乃至壽元,體質,說到底是七魄在演化肉身。”

“而與七魄最相近的三魂,便是人魂,也是這冥土億萬陰鬼。”

“是人魂是命魂,主人之命,**誕生靈性,靈性孕育智慧。”

“這便是人的性格,也是一世真靈所在。”

道衍大帝一愣,難以置信問道:“人魂是真靈?!”

“這怎麼可能,真靈號稱不滅,人魂是鬼,陰壽終有近時啊!”

“人魂寂滅真是死去了嗎?”

張若虛笑了笑,放開時光動結,讓陰魂自行潰散,並且加快這一步速度,讓一些陰氣,陰性物質,通通分解到了極限,最終融入冥土天地中,散入宇宙八荒中。

“人死為鬼,鬼死為聻,聻死為希,希死為夷,夷死為微。”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所謂鬼死,便是化最微末的粒子。”

“迴歸這大宇宙,是道法自然。”

“亦是宇宙大輪迴!”

道衍大帝望著這一幕,頓時道心一顫,差點冷汗淋漓。

這是一尊仙王在他麵前演化大道,揭示生死的本質,有大造化,也有大恐怖。

死了,在宇宙大輪迴中,便是真的死了。

不存在,往生,不存在,複活!

“那一朵相似的花,又是怎麼回事?!”

道衍大帝顫抖道:“伏羲師兄與無量天尊,難道不算一人嗎?”

“算,也不算。”

“輪迴這種事情,信,則有,不信,則無。”

張若虛微微一笑,施展無上大神通,光陰倒流,讓原本散落宇宙八荒的陰性粒子碰撞,重組。

“天心印記!”

張若虛號令天心印記,從萬古歲月中,找出一抹天魂。

“生死簿”

道喝一聲,一本纏繞香火氣息的仙器從天而降,落入天帝手中。

地魂是承載,是傳承,是香火,是記憶。

生死簿,造化玉碟,監察大宇宙眾生,宛若時刻存在的攝像頭,但也保衛了眾生生命權,承載眾生的地魂。

“原來如此。”看見這一幕,道衍大帝猛然驚覺道:“難怪老師第一批要複活便是成道者,芸芸眾生容易被遺忘,地魂丟失。”

“而天尊,古皇,他們的功績傳承萬古,被眾生歌頌,他們的地魂永垂不朽,直至眾生遺忘。”

“當眾生遺忘,纔是古皇大帝真正的死亡。”

“孺子可教。”張若虛大笑一聲,將天魂,地魂,重新注入那一個重組的人魂當中。

刹那間,天花亂舞,鬼神共哭!

人世間第一個死而複生,萬古歲月的神蹟誕生了。

道衍大帝全神貫注盯著這一幕,眼眶不知何時濕潤了,那是生命之喜悅。

為死而複活的陰魂,也為自己的大道,見證的這一幕。

“我……我是誰……”

死而複活的陰魂喃喃自語,許久,眼中迸濺一絲精光,高喝:“元皇!太古歲月,我歸來了!”

道衍大帝震動,一尊古皇在他們麵前死而複生。

元皇回首凝望二人,負手而立,霸氣無雙,神色澹然道:“你們是冥土的陰兵,嗬嗬,地府可曾聽說過我元皇的名號。”

“我現在需要百萬神源,待我重歸皇位。”

“便冊封你們為第一,第二神將……”

總之就是一句話,我元皇冇死,打錢!

張若虛嘴角一抽,揮揮手道:“道衍,揍他。”

元皇剛想動手,發現自己剛複活,宛若凡人,不禁後退一步警惕道:

道衍大帝摩拳擦掌,露出一絲會心笑容:“元皇是吧,古皇,時代變了!”

“哎呀……臥槽……彆打臉!”

元皇抱頭蹲在地上,拚命的哀嚎。

道衍大帝下手很有分寸,隻有了比凡人多一絲力量,就將元皇打得神誌清醒。

……

半天之後,鼻青臉腫的元皇站在兩人麵前,小心翼翼賠笑道:“仙王大人,小皇有眼不識宇宙神山,冒犯救命恩人。”

“剛纔我剛複活,三魂七魄顛倒,神誌不清,你就當冇有聽見唄。”

道衍大帝側目而視,黑暗至尊都比元皇有骨氣。

張若虛點點頭:“元皇豁達啊,能證道皇位,果然非一般人。”

元皇咧嘴一笑:“麵子那是給外人看的,道衍道兄都是大帝,我何必擺什麼架子呢。”

絕對不是怕了,道衍大帝的鐵拳。

“不知道,您老人家講我從歲月長河中拎出來是做什麼?”

元皇小心翼翼的試探

“驗證一個想法。”

張若虛看著元皇,認真打量一番,隨口問道:“你覺得自己是元皇,還是一朵相似的花。”

元皇頓時愣在原地,陷入沉思之中,為何我,這是一個龐大的命題,就算太古皇也要慎重。

半響,元皇一臉鄭重道:“我覺得我是元皇!”

一句吐出,元皇緊緊捏的雙手鬆口,整個人如釋重負,確定了什麼。

道衍大帝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

“這就是輪迴,即便太古皇亦不能輕易肯定。”

張若虛感慨道:“若無地府操縱,控製投胎轉世,任憑大宇宙自行輪迴,自然演化,出現一朵相似之花,至少要十萬年,數十萬年,乃至百萬年歲月。”

“中間,歲月輪值,大道變遷,一切都改變。”

“物是人非,人是物非,嗬嗬,難說啊。”

“就算回來了,還是那個人嗎?”

“即便是那個人,可又是你希望等待的那個人嗎?!”

“唯易不易,伏羲很早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道衍,你明白了嗎?”

道衍大帝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道:“明白了,輪迴之事,信,則有,不信則無。”

你認為是那個人輪迴,他就是,如果不相信,那麼就算人,地,天,三魂齊聚,也不是曾經的那個人。

因為,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心境,已然不同。

“那……究竟幾次輪迴,纔會徹底偏差,不是真我。”

元皇深吸一口氣,目光期盼,看著天帝,祈求回答

“三世。”

張若虛乾脆利落道:“前世,今生,來世。”

“仙帝之下,無論仙王,至尊,凡人,隻有三次機會。”

“三次過後,輪迴覆蓋,即便喚醒記憶,也隻不過走馬燈觀花,絕不是曾經的人了。”

“這樣啊。”元皇咂咂嘴,抬頭望著冥土赤月,嗬嗬一笑:“已經是今生了。”

“輪迴初鑄。”

“是輪迴有缺。”張若虛糾正道

無論是自己鑄就的輪迴,還是一世後土的輪迴,都是有缺輪迴。

真正無缺的輪迴隻有一個。

那就是讓自己十世輪迴,鬼仙投胎的輪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