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大宋:開局簽到廚仙係統 > 269 滄海遺淚

大宋:開局簽到廚仙係統 269 滄海遺淚

作者:川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30 06:18:32 來源:言情API

“來,靈兒,為師今天教你做一道菜。這道菜,可謂傳世之品!”

李霄從食品櫃中,抱出一條重達百斤的魚兒,吃力的放在桌案上。

“此魚,名為躉凰魚。”

“哦?冇聽過。”

“你自然是不知道的。”

李霄一笑,拿過刀來,將魚剝皮去肉,完美的刀工將整條魚脊分離出來。

“這魚啊,似如大雁,一般情況下,一生隻會找一個配偶。”

咚咚咚!

李霄一邊解釋,一邊將脊髓分而劈開。

“而且,一生中,它們也隻會培育一對子女,隻有誕下子女後的短時間內,這躉凰纔會有如此豐富的脊髓。”

很開,脊柱被全部分開,李霄拿起開水白菜的高湯,進行了再次熬製。

李霄正忙活著,蘇靈兒卻愣在了當場。

“大哥,那,那這一條,就是剛誕下小魚,而後被抓來的?”

“嗯,不錯。”

李霄輕笑,控製著熬湯的火候。

“大哥,這,這也太殘忍了不是嗎?”

蘇靈兒是一個丫頭,對於這種故事,最是容易入了心扉。

“殘忍?你做的菜,無論青草還是雞鴨,不都是活物嗎?難道他們就冇有情,冇有愛嗎?”

“弱肉強食,人類如今站在世間頂尖,取用自然之物,是正常的,隻要不貪得無厭就好。”

蘇靈兒顯然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雞鴨這得凡俗之物,豈能和躉凰魚去比呢?

但是李霄卻不以為然。

難道隻有王公貴族的愛情故事,纔算是淒美嗎?

非也!隻不過,有的有人在意,有的冇人在意罷了。

“如今,這種魚的數量,已經極為稀少了。”

“我方纔說,一般情況下,它們隻會找一個配偶,但是在人為影響的前提下,躉凰的數量也在增多。”

“而其中緣由,就是取這躉凰。

把這躉凰殺了之後,其配偶躉鳳與獨自帶著孩子,根本無法覓食,也無法抵擋天敵的進攻。”

“所以,它們最後隻能尋找其他躉凰的庇護,同時,也會重新誕下子女。至於之前的子女,也會跟成年躉凰一起生活,直到成年。”

“用這個方法,卻保住了這一珍惜魚種的存在,那你說,如此的話,還算不算殘忍呢?”

此時,湯已經熬製好了,李霄用紗布進行過濾。

晶瑩湯汁終於落入玉碗之中。

這時候,蘇靈兒緊緊皺著眉頭。

“犧牲一些躉凰,但是能保證它們種族的延續,能讓其他的躉凰一直無憂無慮,倒也尚可,但是,如果是因為人類的貪心,才勉強讓它們血脈延續呢?豈不是更加殘忍?”

“不錯,圈養如雞鴨。”

李霄輕笑。

但是圈養的躉凰,和寶山中圈養的小黑豬它們,有何不同?

玉碗光潔,李霄將一塊塊躉凰的脊柱拿起,用湯匙舀進了玉碗中。

湯汁還熱,一塊塊脊髓晶瑩剔透,彷如眼淚,流淌著屬於它們的悲傷。

“一條魚,咱們都要傷感傷感,那這麼說,為了咱們中華偉大複興的人們,該如何去傷感?誰又去傷感?”

彆的不說,光大宋,便有嶽飛、辛棄疾等偉人,若論上下五千年,這樣的人不要太多,可我們,還能記住幾何?

“要知道,冇有這些人,我們還傷感,連活都活不下去了。”

說罷,李霄擦了擦手,將玉碗推到蘇靈兒麵前。

“這道菜,我這輩子,也隻會做一次了,殘忍的事,還是讓其他人做吧。至於我的小黑豬它們,是我養的,那也冇法。”

蘇靈兒拿起玉碗,有些傷感道:

“大哥,你說的,我都懂的。”

“這一道菜,叫什麼名字?”

李霄輕聲道:

“滄海遺淚。”

“滄海遺淚...多好聽的名字啊。”

蘇靈兒唸叨半天,最終搖了搖頭,將玉碗恭敬遞給李霄。

“大哥,我吃不下。”

李霄笑道:

“或許,我不該給你講這個故事。如果冇有故事,這條魚,還算什麼嗎?你依然會吃。”

“而現在,吃了這道菜,忘了這個故事,明天該吃吃,該喝喝,認真比試。”

蘇靈兒緊咬著嘴唇,最終一閉眼,將玉碗中的滄海遺淚仰頭喝儘。

滄海遺淚入腹,而她的淚,卻從眼角滑落。

“大哥,我先去休息了。”

“嗯,去吧。”

李霄擺擺手。

蘇靈兒低腰施了一禮,轉身離去。

而李霄,將魚肉進行了一番處理,放入了食品櫃中。

蘇靈兒剛出後廚,迎麵碰上蘇逸。

“喲,姐,怎麼哭啦?”

這小子輕笑。

“揍你!”

蘇靈兒威脅似的舉起小拳頭。

“你揍我還少啊?”

蘇逸撇撇嘴。

“我覺著吧,大哥講這個故事是有道理的。”

很顯然,他剛纔偷聽到了。

“你是偷聽專業戶嗎?”蘇靈兒翻白眼。

“什麼?誰說的,真會形容!”蘇逸齜牙。

“咱大哥說的,你去揍他去吧。”

蘇逸露齒一笑道:

“咳,那還是算了,我怕傷到他。”

“嗯,這個故事啊,我算是聽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儘力超脫出魚肉的範圍。”

“而大哥也說了,他隻會做這麼一次,就說明,他就算成為刀俎,也不會肆意揮刀。”

“這是真真的做人的道理啊!”

蘇靈兒聽到這,腳下頓足,盯著蘇逸。

“我不懂?”

蘇逸頓時尷尬,一副你彆開玩笑了的表情。

“那你還哭什麼?”

“想到了咱們家破人亡,為魚肉的時候。”

蘇靈兒說完這些,轉身離去,留給小老弟一個堅實的背影。

而蘇逸大驚,扶住了下巴。

“這丫頭真有這種覺悟?”

啪!

突兀,一巴掌甩在了蘇逸的後腦勺上。

“誰!誰打我!”

蘇逸凶巴巴的回頭,卻看到了一副英俊到近乎妖孽的臉龐,當即就慫了。

“師尊,您還冇休息啊?”

蘇逸訕笑,他和柳高義剛送趙婼她們回房,柳高義也回去了,他來後廚偷聽。

“嗯,還有人冇休息呢。”

袁昊罡側過身子,李霄正坐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著蘇逸。

“喲,大哥,你也冇休息啊?”

蘇逸尷尬一笑,這下算是被抓住了。

到了這個時候,蘇逸卻有些明白了。

李霄知道他在偷聽,而後邊這些話,很有可能是跟他說的。

“過來!”

李霄招招手。

蘇逸屁顛顛過去,直接端茶倒水,絲毫不拖泥帶水,那叫一個利索。

“大哥,您喝茶!”

蘇逸笑眯眯的抵過茶杯。

“嗯,你之前說,你的人生目標已經有了,是啥來著?”

李霄接過茶杯,吹了吹,品了一口,又將嘴裡的茶葉吐進了杯子...

蘇逸感到惡寒的同時,又道:

“報仇,江湖,邊關,天下,學識,問道。”

“報仇這事簡單。無論任何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無用。如果讓你師尊去殺他,任他腦子能飛,也不行。這一點,你自清楚,好好修煉,我就不多說了。”

李霄放下茶杯,盯著蘇逸,接著道:

“而問道,這件事,除了你師尊之外,我就知道還有一位老人家,是那道中人。這位老人家如果是道中人的話,那你的師尊算是半個道中人,畢竟初入道。這方麵,我萬萬不行。”

“這兩件事,一個簡單,一個難,我都無需去做。而剩餘四種,你有任何疑問,儘皆可以問我。”

看著李霄一臉的淡然,透著一股無需外發的威勢,讓蘇逸縮了縮脖子,點了點頭。

“大哥,說起來,逸兒的確有一個疑問。”

“說。”

蘇逸正色道:

“江湖,到底是什麼?”

這第一個問題,就如此難,李霄懷疑這小子故意找茬,不過看其神色,的確是求知若渴的感覺。

“那你覺著呢?”

蘇逸想了想,道:

“鮮衣怒馬,快意恩仇!”

李霄一笑,看了看旁邊的袁昊罡。

“昊罡,你是江湖人,你覺著呢?”

袁昊罡吐出一個字。

“劍!”

如此簡潔有力,江湖,就是一劍。

李霄點了點頭,將桌上的茶杯拿起,直接潑在了桌子上,茶水和茶葉灑落紅木桌上。

“逸兒,你看這茶葉,各不相同,就如那江湖之人。而茶水,則是盛放茶葉之所,故為江湖。”

看著蘇逸似懂非懂的表情,李霄又道:

“你若想看這茶葉優劣,自然要親自觀察,挑選,甚至於親身感受。”

“江湖,便是如此,需切身體會,才能明白。”

“這一尋,一問,一走,便是江湖。”

“你師尊說,江湖是劍。那麼對他來說,江湖便為一紅塵鍛爐,隻為了磨鍊他這把天下第一的神劍。”

燃文

“那麼對你來說,江湖如今又是什麼呢?”

李霄說了一頓,而蘇逸卻更加迷茫了。

既然如此,他的江湖又是什麼?誰能給他答案?或許,他在江湖滾上一滾,才能明白,而現在,他不行。

“你著相了。”

李霄搖頭。

而蘇逸一愣,看著茶葉,突兀笑了。

“大哥,我懂了。”

“我的江湖,就是鮮衣怒馬,快意恩仇。”

不錯,每個人的江湖,都不相同,而他的江湖,就是此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