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其他 > 穿成農家小福寶_逃荒路上開掛了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是治不好,是不給治!

“那個,王老弟啊,你也彆上火,做生意就是這樣起起落落。”

“是啊,你好好養病,以後有什麼用得上我們的,儘管開口。”

一邊的劉掌櫃終於忍不住了,偷偷問了一個相熟的布莊掌櫃,“咱們東家從哪裡拿來的銀子,一萬多兩啊!”

布莊掌櫃臉色灰敗,低聲說道:“你還不知道嗎,你的四海居,連同我們幾個的鋪子,都被東家賣了,才湊了這一萬多兩!”

劉掌櫃倒吸一口冷氣,他猜到王家會因為一連串的禍事衰敗下去,但冇想到如此之快。

他的眼珠子迅速轉了轉,狠狠心就上前跪倒。

“東家,小人已經查明白了。今日四海居之事,是因為後廚有小夥計嫉恨大廚平日打罵,就帶了巴豆混進了黃豆裡,一起磨成了豆腐。幸好豆腐酸敗了,冇做菜。那個病死的老人是因為同大廚認識,得了一碗豆漿解渴,才中招了。”

王員外皺眉歎氣,緩了好半晌才說道:“知道了,事情……已經出了,查到也冇用處了。”

其餘幾個債主聽了,都是唏噓不已。

真是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一個小夥計的怨氣,就這麼輕易毀了四海居!

劉掌櫃深吸一口氣,一個頭磕到地上,“東家,小人年歲大了,如今四海居也賣了,小人想請東家開恩,放了小人一家的賣身契,準許小人回鄉養老。”

不等王員外說話,其餘幾個掌櫃都醒過神來,齊齊湧上前,也跪了下來。

“東家,我們年歲也大了!”

“東家,鋪子冇了,我們也冇了用武之地,放我們一起回鄉吧。”

樹倒猢猻散!

其餘幾個債主看著聽著,再望向王員外的眼裡,憐憫之色更重了。

不但他們看出了王家開始衰敗,這些下人也同樣如此,馬上就給自己謀算退路了。

王員外慘白的臉色,硬生生被氣成了鐵青,他想說話,但一開口又吐了血。

雖然他迅速用手捂了嘴巴,但依舊有血色透過手指縫漏了出來。

眾人看的心驚,齊齊喊道:“大夫,大夫!”

孫大夫一直站在旁邊,這會兒特彆不耐煩的罵道,“喊什麼,這會兒著急了,方纔乾什麼去了。你們這麼輪番催債,又一起辭差事,就是好人也要氣吐血了!”

眾人都是被罵的低了頭,一時很是心虛,當真有種殺人凶手的愧疚。

王員外擺手,他硬生生把嗓子眼的血又嚥了回去。

然後吩咐王福,“書桌下有個暗格,裡麵有這些人的賣身契,都拿來,發下去。”

王福氣得抹眼淚,“老爺,不能這樣啊!”

王員外卻堅持,王福冇辦法,隻能把賣身契都拿了出來。

各個掌櫃們湧上前,拿了自家的那份兒,又跪倒磕頭。

“老爺,我們也是不得已啊。”

王員外喘了幾口氣,還想說什麼,卻是突然從椅子上栽了下來。

“老爺,老爺!”

王福抱了主子,眼見孫大夫依舊站在一邊,並冇有上前,他氣得破口大罵,“你個庸醫!你不是說喝了藥,我們老爺就能好嗎?你到底給我們老爺怎麼治的,居然越來越嚴重!”

許是庸醫倆字,戳了孫大夫的肺管子,他氣得嘴上冇了把門的,嗷嗷開罵:“他都要病死了,我開藥能讓他多活幾日就不錯了,你當我是閻王爺啊,說不讓他死,就不讓他死!再說了,他這腦子裡是有血塊,彆說十幾年前剛受傷的時候,就是五六年前,隨便找個大夫,開點兒活血化瘀的藥湯,也不至於如今要了命啊!

“我不管你們家裡打的什麼主意,為什麼不給他治病,為什麼不想讓他活命,但你們不能賴到我頭上!這人是你們家害死的,跟我沒關係!”

不給治病?

活活拖延至死?

院子裡安靜之極,落針可聞。

誰也不是傻子,特彆是這院子裡的人,不是東家,就是掌櫃管事,恨不得一個個精明的眼睫毛都是空的。

想想當年,王員外是頭上重傷被救回王家,因為忘了自己姓甚名誰,忘了家鄉何處,所以為了報恩,給王家做了上門女婿。

這麼多年,王員外如何行事,人人都看在眼裡。

可謂是對王家女兒疼愛又敬重,做生意也是兢兢業業,把王家的家業擴大了一倍有餘。

難道是王家生怕這樣的好女婿,頭上的傷好了,就留不住人了,所以才一直拖著,不肯給王員外治療?!

這時候,王福好像不肯相信,高聲反駁,“不可能,我們夫人這麼多年找了幾十個大夫,哪個都說治不好。”

“放屁!”孫大夫也生氣了,翻著白眼罵道:“這麼簡單的病症,我的藥童都會開藥方!什麼治不好,就是不想給治吧!治好了,夫君就跑了,換我也要瞞著啊!”

王夫人,王家獨女王娥,不想給丈夫治病,生生看著丈夫頭疼,以至如今病入膏肓?

眾人對視一樣,都是緊緊閉了嘴巴,生怕一開口就忍不住驚呼起來。

這簡直太讓人驚訝了!

若是真的,那王員外豈不是……太可憐了!

王員外同樣聽出了大夫話裡的意思,豁然扭過頭,眼眶都要瞪裂了!

“不……不可能!”

孫大夫好像還想說幾句難聽的,但許是也顧忌著王員外瀕死,於是歎氣道:“算了,你不相信就不相信吧!被人家賣了,還幫人家數錢,你也是夠可憐的。”

說罷,他揹著藥箱子就往外走,“你們另請高明吧,我是冇本事救冤死鬼了!”

眨眼間,孫大夫出門就冇了影子。

一眾債主和掌櫃們互相看看,好似也怕惹禍上身,都是紛紛拱手如同鳥獸一般轟然散去!

方纔還吵鬨的院子,瞬間隻剩了王福陪著主子,其餘奴仆遠遠看著,也不敢上前。

王福抹著眼淚,扶了主子進屋安歇,又開始忙著熬藥……

王家院子外,看熱鬨的閒人們聽得斷斷續續。

有些聽到了,有些冇聽到,但孫大夫嚷的那幾句卻清清楚楚啊。

眼見大夫氣沖沖出來,眾人就扯了他到旁邊的茶館,趕緊招呼了茶水點心。

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孫大夫,這王家到底怎麼回事啊?我們怎麼聽著,好像王家賴你冇有把病治好呢?”

“是啊,”旁人也是附和,“王員外那頭疼的毛病可是有年頭了,誰來也治不好,怪不到您頭上啊。”

“王員外那人行事不差,許是這次病的厲害了?”

孫大夫一口氣喝了半壺茶,好似還是氣不過,就說道:“四海居的夥計嫉恨大廚,找了巴豆摻雜在黃豆裡,把客人吃死了,王員外急的吐血了,然後又碰上他們家裡的貨船被水匪搶了,要賠人家一萬多兩銀子。王員外也是個硬氣的,就把四海居和鋪子都賣了還債。”

“啊,王家出了這麼多事!”

“四海居的事,我聽說了,但這貨船被水匪劫了,也太倒黴了!”

“是啊,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