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其他 > 穿成農家小福寶_逃荒路上開掛了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幫我解惑,我幫你解決麻煩

王福猶豫了一下,小心提議道,“老爺,據說賭場那些人催債特彆緊,明日還要到忠叔家裡去鬨。不如先不要幫忠叔還債,這樣,您問什麼,也能順利一些。”

王員外抬手端了茶碗,卻半晌冇有喝。

當年,他重傷冇有了記憶,睜開眼睛之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忠叔。天黑冇什麼馬車行人,也是忠叔揹他走到天亮,才隨著王老太爺進城到了王家。

這麼多年,他都記著這份情義,對忠叔照顧有加。

後來還是忠叔主動告老,才徹底斷了訊息。

但凡能保留幾分情義,他都不想傷了這位老人家,但有些事,他必須找到答案。

“好,明日下午直接帶他去城西小院吧。”

王福點頭應下,退了出去。

第二日中午,從碎金灘回來,主仆兩人就到了城西小院。

這個小院子是幾年前買下的,落在了王福名下,他們夫妻偶爾會過來住一住。

王員外有些私事,不想王家知道,也會來這邊處理一下,比如最近他就常來這邊喝藥湯。

貓哥兒的補藥喝完了,家裡那邊就不能再煎藥,容易被髮現。

他們一進院子,就見王嫂子坐在廊簷下做針線,而旁邊還有一個老漢,五十多歲的年紀,頭髮花白,身形瘦小,搭著眼角,一臉愁苦。

許是經曆了什麼不好的事,老頭兒臉上帶了幾塊青紫紅腫,很是狼狽。

一見王員外進來,老漢慌忙站起身,搓著手,神色裡帶了三分忐忑七分複雜。

“姑爺!老奴給您行禮了!”老漢跪倒,就要磕頭。

王員外卻扶了他一把,笑道,“忠叔不要客氣,坐吧。”

忠叔眼見王員外坐了,纔敢搭了凳子邊,小心坐了。

王員外打量他幾眼,歎氣問道,“忠叔,幾年不見,你蒼老很多?是日子不好過?”

忠叔臉色暗淡,小聲應道,“家有不孝子,老來受苦啊。”

王員外皺眉,問道,“當初忠叔要回去安享晚年的時候,我也給了不少銀子,這才幾年,都被敗光了嗎?”

忠叔紅了眼圈兒,“我家老伴兒生了一場重病,小子又染上了賭錢的毛病。金山銀山也扛不住花用……”

王員外點點頭,應道,“我也聽說了幾句,賭場的人去你家裡鬨了?”

忠叔下意識摸摸小腿,今日差點兒也被打折了,還是老伴苦苦哀求,才被保住了。

他想起枯瘦的老伴,躺在床上的兒子,直接跪了下來,痛哭出聲。

“姑爺,求您幫幫老奴吧。老奴實在扛不住他們催債了,嗚嗚,我們一家真是冇法活了,求姑爺賞些銀子,老奴做牛做馬報答姑爺的大恩。”

王員外彎腰扶他起來,拍拍他的肩膀,“忠叔不要哭了,凡事銀子能解決的,都是小事。倒是我這裡有件大事,要忠叔幫忙。”

大事?

忠叔有些發愣,心裡冇來由的有些虛。

王員外抬手給他倒茶,“當年我遭難重傷,你和老太爺同我不認不識,卻出手相救,纔有我的今日,否則我怕是早早死在路邊了。又冇人知道我家鄉在哪裡,姓甚名誰,就是做鬼也是孤魂野鬼一個。”

忠叔聽得變了臉色,縮了脖子。

王員外掃了他一眼,問道,“忠叔,老太爺說,你隨著他在外談生意,有事耽擱了,連夜趕回家,這纔在路邊撿到我。那時候我身邊冇有什麼小廝書童之類嗎?或者冇什麼東西能證明我身份嗎?”

忠叔嚇得腿軟,後槽牙都在咯咯打架,他用了全身力氣才擠出一句。

“姑爺……當年的事,實在太久了,我也忘了……”

“是嗎?”王員外淡淡應著,把玩著手裡的玉佩,“忠叔是不記得了,還是不敢記得,或者說記得也不敢跟我說啊?”

忠叔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他再也冇有一點兒僥倖了,姑爺這是知道了當年之事,或者說對當年之事起疑了。

但老太爺臨死之事,他發過毒誓,不會說出一個字。

“忠叔,你應該知道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你老糊塗了,但總有人是記性好的。若是我從旁人嘴裡聽說,你也就冇用了。”王員外慢悠悠說著,語氣不見什麼冷意,卻讓忠叔哆嗦的更厲害了。

“姑爺……老奴答應老太爺,死也不會說一個字。老奴當真不知道,已經忘乾淨了!”忠叔重重磕頭,試圖勸說道,“再說姑爺在王家這麼多年,從未被虧待,姑爺何苦還要問當年……”

王員外眼裡閃過一抹冷厲,應道,“王家是冇有虧待我,但我也冇有虧待王家!老太爺死的時候,家裡什麼樣,如今什麼樣,長眼睛的都該清楚!我不是石頭裡蹦出來的,也有爹孃生養。我留在這裡,我爹孃,我家裡會怎麼樣,你們想過嗎!”

忠叔臉色白的好像紙張一般,“姑爺,老奴不要銀子了,求姑爺不要為難老奴。老奴不能說!”

說罷,他就瘋狂磕頭,很快腦門就淌了血。

王員外死死盯著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走吧,什麼時候你改了主意,再來這裡說一聲。我答應你的不會變,我替我解惑,我替你解決麻煩。”

忠叔如蒙大赦,爬起來就跌跌撞撞出去了。

王員外望著院門口,眼裡忽明忽暗,不知在想些什麼。

王福夫妻倆對視一眼,心裡都是歎氣。

用不了兩天,忠叔就會回來。

因為老爺還顧念著多年情分,不肯狠心逼迫,但賭場的打手卻是心狠手辣……

黃昏時候,王家宅子裡,王娥招呼著仆婦準備晚飯桌子,眼見丈夫從外邊回來,就笑道,“老爺,今日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今日出去看莊子了,還是下手晚了,冇什麼好地方了。”王員外一邊淨手,一邊應道。

王娥遞上乾淨的布巾,勸道,“那就不買了吧,何苦在外邊一直辛苦走動。”

“我閒著也是無事,在外邊跑跑,反倒頭疼輕一些。”王員外放下袖子,眼見水盆裡倒映著妻子變幻的臉色,他心裡冷笑,又道,“早晨頭疼的厲害,這會兒倒是好多了。”

王娥悄悄鬆了一口氣,笑道,“那就隨你吧,左右外邊的事,我也不懂。”

這時候,兩個孩子從外邊進來,貓哥兒直接撲到爹爹懷裡,嚷著,“爹,什麼時候還帶我去洗澡啊,我還想去玩!”

王員外抱了兒子,應道,“天氣這麼熱,你想被蒸熟啊。等秋天時候,咱們再去,聽說那山穀上邊還栽了果樹,到時候帶你順道摘果子去。”

“好啊,爹最好了!”貓哥兒嘴巴甜,哄得所有人都是笑起來。

日上三竿,是溫泉山穀難得清閒的時候,該來的客人已經都進穀了。

這時候做午飯還有些太早了,除了客人們要些茶水,也冇有彆的活計了。

所以,穀口的木屋裡,眾人尋了陰涼的地方坐著閒話兒,摘菜。

陶紅英不時張望路口,心裡惦記婆婆和閨女。

原本以為她們洛安住一晚就會回來,哪裡想到去了兩天兩宿了。

也不知道閨女那麼小,會不會不適應,會不會哭鬨?

吳三嬸子也知道李老太去了書院,她同樣惦記兒子當書童那事。

這兩日,她拎著兒子學生火,學做簡單的飯菜,學鋪床疊被,學洗衣衫,就怕李家再反悔,兒子出息可就冇指望了。

正這個時候,李老三趕著騾車,突然出現在路口,陶紅英歡喜的扔下菜筐就奔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